滋味小说网
滋味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特技小厨娘 > 第二章 药膳料理花样百出

特技小厨娘 第二章 药膳料理花样百出 作者 : 佟芯

    赵芙龄明天起要开始上工,今天她得先熟悉侯府内的环境,负责带她的是早她半年来侯府工作的丫鬟巧莲,也是穆淮恩院落里负责打扫的粗使丫鬟,小了她两岁,是个很热心的人。

    巧莲带她去领在侯府内的名牌,这名牌就如同身分证,上面刻有自己的名字,必须戴着才能自由进出侯府。

    领完后,巧莲带她到外头采买必需品。

    路上,巧莲跟她介绍起侯府里的主子,靖远侯的元配夫人在两年前病逝了,膝下有两个儿子,大房长子是个优秀的武将,颇?#24515;?#29238;之风,?#19978;?#22810;年前和妻子出了意外亡故,世子之位便传给长孙穆淮恩?#28142;?#23376;曾担任文官,和妻子育有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靖远侯没?#24515;?#22974;,两个儿子也都一样没纳妾,所以府内人口简单,并没有妻妾嫡庶之争,清净了些。

    说完,巧莲夸赞赵芙龄的厨艺肯定很好,才能受到世子爷?#31895;兀?#25317;有自己的房间,还是住在世子爷的院落里,这可是破天荒的头?#28142;危?#24182;说世子爷不?#25165;?#20154;侍候,在世子爷院落里工作的女人是进不了主屋的,只能在外面打扫,更何况是让女人住进来。

    赵芙龄想到她因为提出这个要求差点失了工作,干笑了声,没多说话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抱怨,其实她一点都不想住进世子爷的院落里,宁可离那个男人远一点,住在下人房。

    她真想不透,原本总管说有空房的,怎料她采买完用品回来就说没空房了,得搬进世子爷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大概是做菜方便些吧!赵芙龄心想着,接着想起要预支薪俸的事,便?#26159;?#33714;。

    巧莲猜测她许是和自己一样,因家境贫苦才来侯府工作,问了些她家里的状况。

    赵芙龄对于自己的家世并没有隐瞒,一并将她在德景镇的窘境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巧莲知道原由后,想到自己家里虽然穷,但至少双亲健在,不由得怜悯起赵芙龄的处境,对她展露热情,道:“据我所知,薪俸是可以预支的,但因为妳是新来的,还没开始工作,?#20063;?#30830;定能不能先预支第一个月的薪俸,这得去问问账房,我陪妳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芙龄随巧莲走了一趟账房,刚好遇到长?#20319;?br />
    长荣早知道赵芙龄在德景镇发生的事,听巧莲提起,他装成第?#28142;?#21548;到,然后拍?#30007;?#33071;表示由他来跟账房说就好,让巧莲先去忙工作。

    顺利预支好第一个月的薪俸,赵芙龄朝长荣答谢道:“长荣哥,真是谢?#33618;?#30340;帮忙。请问我要上哪?#37027;?#20140;城的路?#19968;?#19981;熟……”

    长荣笑咪咪道:“交给我吧,我托人帮妳寄回去好了。赵姑娘心地真好,妳和妳店里的人并不是亲人,妳却那?#27425;?#20182;们着想,还?#37027;?#32473;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王叔一家人是我的恩人啊,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我。”若不是他们夫妻救起她,她还会有这一世吗?对她来说,王叔一家人就是她这一世的亲人。

    长荣听她这么说,对她的为人更加的欣赏。

    “对了,长荣哥,?#38498;?#20320;叫我芙龄就好,别那么见外地叫我赵姑娘。”赵芙龄笑道。

    “妳?#20219;?#23567;三岁,那我就叫妳芙龄妹子好了,真好,?#38498;?#22810;个妹妹了。”长荣笑瞇了眼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了几句,长荣说起正事,提点她穆淮恩平日都是卯时起床,会先去?#26041;#?#27792;浴完才用饭,她务必要在卯时四刻?#36127;?#26089;膳,还说需要什么食材直接告诉他,他会派人为她准备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平日爱吃什么呢?”赵芙龄?#23454;潰?#36825;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,当然是妳在店里卖的那些饭和小菜了,世子爷对什么都挑剔,这不?#28020;?#37027;不吃的,偏偏爱吃妳做的那些菜,尤其是石锅拌饭。”

    赵芙龄想起穆淮恩在森林里受?#35828;?#20107;,当时他的伤看起来挺严重的,算起来?#20011;?#36807;一个月了,现在?#24049;?#20102;吗?吃辣的会不会影响他的伤口复原?

    她不能明?#31354;?#32966;的问,打探一下好了。

    “做那些?#35828;?#28982;是没?#20365;?#30340;,吃辣的开胃,能刺激食欲,?#36824;?#23545;身体有?#35828;?#20154;不太好,伤口不易痊愈……哎?#21073;?#25105;在说什么,世子爷没有这?#20365;猓?#21507;辣的不要紧……”

    听她说了这串话,长荣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,“这……世子爷目前确实是不能吃辣的,大夫说会对伤口不好,但世子爷就是我行我素,除了妳做的菜,其他一概不吃,导致伤口一直好不了,我也无可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赵芙龄装作吃惊的道:“你说什么,世子爷受伤了?#21487;说?#26377;多重?”

    长荣没想到自己竟脱口而出了,朝她竖起食指,“嘘!”他紧张的看了看四周,庆幸着附近没人,接着他小声的道:“世子爷前阵子遭受袭击,受?#35828;?#20260;,因不想让侯爷担心,所以这事没公开,妳可不能说出去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赵芙龄用力点头,“放心,我绝不会说出去的。?#28909;?#19990;子爷有伤,那我可不能煮辛辣的食物刺激他的伤口影响痊愈,我来准备他可以吃的饭菜吧。”

    长荣一愣,“妳要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对世子爷身体有益又美味的饭菜了。”赵芙龄露出笑容来,吃饭不能?#36824;?#30528;美味,也要吃出健康来。

    长荣看她一脸志满意得,一副想大显身手的样子,有种?#33203;?#30340;预?#23567;?#22905;是打算煮什么?

    利用各式各样的药材做出有食补效果又好吃的药膳料理,是赵芙龄的拿手本事。

    她听巧莲说侯府里有个中药库,翌日一早便去领了一些中药材想大显身手,?#36824;?#24819;想早上还是吃清淡点好,便只煮了清粥小菜,其中有道清蒸鲈鱼有助于伤口恢复。

    中午时她才做起药膳料理,煮的是药膳鸡汤,对伤口复原最有效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赵芙龄真不习惯做菜时背后有两尊?#27966;?#30447;着她,彷佛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,看她有没有在菜里吐口水或加什么好料,深怕她害了他们世子爷,就连她今早去取药材,那两个护卫也将药材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大户人家里,都是这?#30452;?#23494;防谍的作风吗?

    药膳鸡汤做好后,由护卫送去,赵芙龄心想,这样挺好的,不用见到那男人,她也乐得轻松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菜才送上去没多久,她就被叫了过去。

    长荣在厅外看到她来了,一脸急切的道:“芙龄妹子,妳怎么没跟我说妳要为世子爷做药膳?不然我一定会告诉妳,世子爷最讨厌喝药了,妳做的鸡汤他连喝一口都不愿意,待会儿妳进去,?#36824;?#19990;子爷责骂什么,妳都不要回嘴,好好认错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长荣这么说,赵芙龄才知道自己无意间惹恼了穆淮恩,本以为是对他身体好才做药膳鸡汤的,没想到犯了他的大忌,看来她进屋得见机行事了。

    赵芙龄随长荣踏进厅里,看到穆淮恩坐在饭桌前,?#25104;?#20912;冷,一看就知道他心情不快。

    穆淮恩看到赵芙龄来了,瞥了眼桌上连动也不曾动过的药膳鸡汤,阴森森的道:“这就是妳竭尽所能为我做的菜吗?谁准妳擅作主张做药膳鸡汤,撤下去重做,本世子要吃妳先前做的那些辣味料理。”

    赵芙龄听到他的命令,聪明的话应该顺从他的意思马上重做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咽了咽口水,抬起眸对上他,鼓起勇气道:“很抱歉,奴婢做了世子爷不爱吃的药膳鸡汤,但是您要奴婢在明知道您身上有?#35828;?#24773;况下,还做那些?#38405;?#36523;体有害的辛辣料理给您吃,奴婢是万万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穆淮恩冰寒的眸?#30001;?#36807;一丝狠意,“妳怎?#31895;?#36947;我有伤?”

    长荣?#25104;?#19968;变,马上为赵芙龄解围,“世子爷,是小的不小心说出去的,要怪就怪小的,芙龄妹子说她不会说出去的,您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穆淮恩狠狠瞪了长荣一眼,令长荣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赵芙龄在这时向前一步道:“世子爷,听说您的伤久久未愈,肯定是跟吃辣有关,您要改变饮食,多吃些滋补的,伤口才会快点痊愈。奴婢做的这道药膳鸡汤有加入人蔘、当归,对养伤很有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穆淮恩瞇着锐眸瞪她,“本世子要妳做什么菜,妳就做什么菜,妳一个小小的厨娘,倒是胆子很大,还?#19968;?#22068;。”

    赵芙龄挺直腰杆,“世子爷,您就那么怕苦吗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让穆淮恩眼神更为锋利,令人惧怕地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赵芙龄额头冒出汗来,一度不敢看他,但她更不想打退堂鼓,她始终认为,一个好的厨师不只要做出客人爱吃的菜,更要煮出对客人身体有益的菜,这是她身为厨师的?#25293;睢?br />
    她再?#28142;?#25260;起眸,勇敢迎向他的视线,“世子爷,只要您每天吃奴婢做的药膳,包?#23492;?#30340;伤可以恢复得更快。世子爷若怕中药味太苦太重,别担心,奴婢当归加得不多,苦味不重,还放了鲍鱼、干贝和鸡?#28909;猓?#27748;喝起来回甘鲜美,并没?#24515;?#24819;象中的苦味,您定会?#19981;?#30340;。”

    穆淮恩瞧她不知天高地厚地说着他怕吃苦的这些话,他挑眉,嘲讽?#27425;剩骸?#22963;哪来的自信本世子一定会?#19981;叮俊?br />
    “奴婢当然有自信了,世子爷派长荣到德景镇说服奴?#25937;?#24220;当厨娘,还等了我多日,那么世子爷更应该信任奴婢的厨艺,相信奴婢做的菜可以改变您对药膳的成见,直夸好吃的。”赵芙龄抬高下巴,她知道自己是在挑战这男?#35828;?#26435;威,但她不想为了迎合他违背自己的?#25293;睢?br />
    穆淮恩看她如此嚣张,更想将她压到底,奚落道:“妳这种自信在本世子看来就只是狂妄自大,打肿脸充胖子,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赵芙龄反倒一笑,“世子爷说的对,奴婢就是狂妄自大,但奴婢可没有自不量力。奴婢是真的相信只要世子爷吃了奴婢做的药膳鸡汤,不只会?#19981;叮?#27599;天还会期待吃到奴婢做的药膳,奴婢的确有本事做出不一样的药膳。”

    长荣抱着头,看看赵芙龄,再看看世子爷,真觉得两人之间火光四溅,快打起来了。怎么办呢?这个赵芙龄胆子实在太大了,绝对会被世子爷赶出去的,他该如何阻止?

    “呵。”穆淮恩突然轻笑了一声,他原本想再说什么以?#23601;?#20005;的,突然觉得自己像在跟她斗气般,?#23383;?#26497;了。

    望入她那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,他除了看到自信外,还看到毫不畏惧的光芒,终于让他忍不住笑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在笑什么?赵芙龄骨子里都发毛了,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穆淮恩缓缓止住了笑,瞇起锐眼看她,“真是自大到惹人厌,现在马上滚出本世子的视线,本世子不想看到妳这张脸!”

    赵芙龄没被他这威吓吓到,反倒泛起笑容,“是,那奴婢先行告退,不碍着世子爷的眼了。”

    赵芙龄行完礼后马上离开屋子,一踏出门,她俏皮的道:“奴?#31455;?#20986;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他要她滚出他的视线,但没说要她滚出侯府,而且也没说不吃她做的药膳鸡汤,没要她把菜撤走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说服他了吧?”赵芙龄喃喃自问着,耸?#22987;紓?#23601;当是了,她愉快的踏着步伐离开。

    在赵芙龄离开后,长荣看到穆淮恩盯着阖上的门看,唇?#20431;?#24494;勾着笑,看不出在想什么,忍不住一问:“世子爷,您这是在生气还是……”笑比冷着脸?#33203;攏?#30495;令人摸不清啊!

    他原以为世子爷会?#24352;?#21040;将赵芙龄逐出侯府,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真是没?#23138;兀?#36827;府第一天就敢对本世子提出条件,现在又擅作主张做本世子不爱吃的,本世子说一句,她就回十句,你说,她是哪来的奇葩,有这般熊心豹子胆?”穆淮恩朝长荣意味深长的道,接着,落下一句结论,“这女人还真是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长荣目瞪口呆,世子爷从来不会去注意女人,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?#21482;埃?#26159;天要下红雨了吗?

    “呃,赵姑娘从小就住在德景镇这种小镇上,没见过世面,当然不知道?#23138;兀?#25165;会这么没有眼色,说话又直?#20303;?#20182;看到桌上留下的鸡汤,故意顺势道:?#23433;还?#19990;子爷,赵姑娘说这番话也是好意,世子爷总爱吃辛辣食物,伤口才会一直?#24049;?#19981;完全,世子爷要快点养好伤才能为皇上办事啊……呃,小的多言了。”

    穆淮恩当然听得懂长荣的暗示,他?#19978;?#26700;上的药膳鸡汤,这阵子为了养伤,他?#20011;?#21507;了太多苦药,嘴巴里都是苦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明白赵芙龄说的?#28142;恚?#24515;想,他就勉为其难地吃一些吧。

    穆淮恩原是不抱任何期待吃的,没想到喝了一口汤,味道竟是如此?#20365;穡?#27809;有他想象中的苦味,让他忍不住又多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接着他咬了口鸡肉,那肉炖得软烂,好吃得不得了,他从来没?#24616;?#37027;么好吃的药膳鸡汤。

    长荣见主子吃得津津有味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只觉十分神奇,“看来那个丫头会那么自信不是假的,厨艺果然厉……”

    被瞪了。

    长荣摸摸鼻子,不敢说下去。

    穆淮恩吃到一半,停下筷子,深沉的道:“好好的盯着她,注意有没有人蓄意接近她,难保她不会受人?#31456;?#25104;为内应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长荣应和道,在心里叹息,就算赵芙龄身世清?#23376;?#21333;纯,世子爷仍是小心翼翼地防着,派人盯着她做菜,并将她安置在自己的院落里,好就近监视她。

    长荣知道他会有如此作派,是因为近一个月前所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他在打猎的途中受到刺客袭击,因为在运功时出?#21482;?#21548;,无法集中注意力,比平常更费力气地杀敌,因此受了重伤。而会出?#21482;?#21548;,是因为早餐的饭团被下了?#23613;?br />
    由此,穆淮恩怀疑他平常所吃的膳食也被下毒,派人一查,不出所料,全都验出?#23613;?#20182;猜测是三个月前他结束和蒙族的战争,回到侯府时开始被下毒,凶手用毒消弱他的武功,让他无法正常运功,再派刺客杀他,手段真是阴狠,想置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为了?#28142;?#33609;惊蛇,穆淮恩没有公开此事,秘密调查起凶手身分。刺客都死了,只能从遗留的遗物里查,目前还没有查到线索,而他所中的毒不是坊间和江湖上常用的毒,无法针?#36828;?#24615;解毒,幸亏有皇上曾赐下的珍贵万灵丹,才免于一死。

    之后,穆淮恩以天冷旧伤复发为由,待在院落里专心养伤,拒绝了不必要的拜访。

    他身上中的毒可以用万灵丹解,伤口也可以慢慢复原,但心病却是治不?#35828;摹?br />
    穆淮恩起初猜是仇家想谋害他,毕?#25925;?#22823;招风,难免会有嫉妒眼红他的人,但在?#37027;?#28165;查厨房里所有人后,?#31561;环?#29616;最有下毒嫌疑的人莫名得病死了,而这人竟与二房有关?#25285;?#20063;就是说,下毒的人极有可能是自己的亲人,?#19978;?#32780;之他有多么受打击了。

    自此,穆淮恩对吃食有了巨大的阴影,再也吃不下府里送来的饭菜,就算是特地到外头买吃的,他也是兴趣?#27604;保?#21507;个两口便不吃了。

    不吃饭还得了?长荣十分担心,打听到德景镇上有家令人胃口大开的小吃店,姑且一试,带回府给世子爷品尝,才挖到赵芙龄这个宝,让世子爷有兴趣吃饭。

    长荣真心希望赵芙龄能一直留在府里为世子爷做菜,当然这治标不治本,他只能由衷盼望,有心想置世子爷于死地的人,不是世子爷的亲人。

    ?#21482;没?#35831;阅读:滋味小说网繁体?#21482;?#29256;:http://m.zwxiaoshuo.com/cht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滋味小说网简体?#21482;?#29256;:http://m.zwxiaoshuo.com/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   本书目录  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特技小厨娘最新章节 | 特技小厨娘全文阅读 | 特技小厨娘TXT下载
意甲积分榜2018一2019
守株待兔两码中特 快乐双彩如何中奖 解094期于海滨推荐号码 快乐赛车注册视频 网上玩彩票赚钱吗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 十一选五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河北快3跨度 速成围棋网站 双色球合买发起人提成 一尾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曾道人中特网 ag真人网站 排列三走势图连线带坐标走势图 飞五通比牛牛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