滋味小說網
滋味小說網 > 言情小說 > 溫柔半兩(上) > 第二十章

溫柔半兩(上) 第二十章 作者 : 黑潔明

    她上樓時,那男人如以往那般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羅漢床的桌案小幾上,點著香。

    他倚在窗邊,一手支著臉,一手拿著一本書。

    那書,不是帳本,是一本地方志,但他沒在看,那男人垂著眼,像是睡著了。

    明亮的天光從天井灑下,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去,脫鞋上了羅漢床,如之前那般,坐在小幾的另一邊。

    香煙冉冉,裊裊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走?”

    他仍合著眼,但開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早算到我走不了。”她轉頭看著窗外那方正的天井,和在天井之外的藍天,聲微啞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的。”他淡淡說著:“不需為難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死了。”她啞聲再道:“那女人沒有謀生的能力,只會坐吃山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欠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她說著,扯了下嘴角:“但他們是我爹的妻兒。”

    “那男人從來也沒把你當成親閨女,你又何必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她看著窗外天井上,緩緩飄過的白云,啞聲道:“只是我原以為……以為事情或許會有所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并不會,如果會,他就不會賣了你。”

    那冷酷卻真實的話語,教淚水無端上涌,她紅著眼,強忍住,再問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還是你手上的棋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語氣,波瀾不興,像她問的,只是今日天色那般。

    她含淚苦笑,繼續看著那方藍天白云,緩緩道:“你就不怕,我記著你讓我家破人亡的事?就不怕把我留著,或許哪天哪夜,我逮到了機會,也反你?”

    “你爹為富不仁,結仇甚多,才會在落難之時,無人伸出援手。你看過帳本了,你清楚他為求富貴,做過什么事。溫家出事,只是遲早,遲或早而已。他若不曾想貪,不曾想賣女求榮,也不會就此攤上吳家,不會賠得血本無歸,不會讓人有機可乘,落井下石。當年,你才三歲,他就為娶新妻,將你趕出家門,這樣的男人,你以為他對你還會有什么父女之情嗎?”

    她啞口無言,只有淚盈在眼。

    “那兒,早就不是你的家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狠狠打在她臉上,戳在她心頭,教熱淚再忍不住,滑落眼眶。

    她垂首閉目,抬手遮眼,淚水依然一再潸然而下。

    驀地,溫熱的大手撫上了她的臉,用拇指抹去她臉上的淚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比誰都還要清楚,那瘸子、老頭、老姑婆,還有那小盲女,才是你的家人,所以你才只想著帶他們走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,就在耳邊,她這才發現,不知何時,他已起身,到了她身旁。

    淚紛紛,止不住。

    他在她身旁坐下,將她攔腰抱了起來,讓她坐在他懷里,教她枕在他肩上。“我知道你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將那大手擱到了她腦袋上,在她耳畔淡淡說著。

    “哪需要我攔呢?溫家垮了,你哪有辦法撒手不管,就算你爹沒死,看溫家那般衰敗,你一樣走不了,你若心這么狠,又怎會想為從良的青樓女子,傾家蕩產買下那船棉籽?”

    剎那間,心又緊,好痛,教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的,但你若真走了,就不是我認識的溫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溫柔揪抓著他衣襟,再忍不住,將淚濕的小臉埋在他肩頭上,縮在他懷中顫聲哭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懷抱著她,沒再開口,就這樣任她淚濕他的肩頭。

    她不知自己哭了多久,只曉得淚水不斷的涌出,過去這一個月,她淚也沒掉過一滴,在這之前,她甚至不曉得她還會為那人的死感到難過。

    那人眼也不眨的,就把她賣了,有什么好難過的?那大宅,根本也不是她的家,又有什么好不舍的?

    可,就是難受,就是停不下淚來。

    然后才發現,原來內心深處,還是希望自己將來能以溫子意功成名就、衣錦還鄉,可以讓那人后悔當年沒好好待她這閨女。

    還以為不在乎,原來還是執著于自己不得人疼。

    可他卻看得比她還要清楚明白,身邊那些待她好的,才是她真正的家人。

    枕在男人厚實的肩頭上,聽著他沉穩規律的心跳,溫柔的情緒慢慢平復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睜開眼,看見自己抓皺了他的衣襟,看見他衣襟下的單衣里,有著一抹艷紅。

    那是血,從內而外,滲出來的血。

    這個月,在她忙著賣屋償債時,城里到處暗潮洶涌、風聲鶴唳,她知道是因為城里那些商家正與他明爭暗斗。

    周豹病了,幾月不出,想反的人,早就開始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先前那些亂的,只是不聰明的商家,聰明些的仍如王飛鶴那般按兵不動,若非王家少爺太蠢,王飛鶴只怕也是要等到現在,等到他傷。

    畢竟鷸蚌相爭,漁翁得利,誰不想當那撿便宜的漁翁呢?

    這城位在運河要沖,絲綢、魚米、棉花、茶鹽、青瓷陶碗,全都得從這兒過,是商家必爭之地,誰若能掌控這座城,就能掌控大半江南,那些巨賈大商,人人都想當頭,想稱霸,若周豹真的病了,要爭權、要奪利,只能在這當口。

    看著他內衣里滲出的血,她才知他在這波爭門中受了傷,不知何時,受了傷,所以才待在有著重重關卡、戒備森嚴的當鋪這兒,所以她剛到時,他才閉著眼,那時他八成是真睡了。

    即便睡了,也不讓人知,也還要撐著。

    這男人,怕是連那總隨侍在他身邊的墨離也不信吧?

    他說,她是他的棋。

    這局棋,他布了多久?打兩人相識之初?那該也有近兩年了吧?這男人究竟活在什么樣的處境之中?要如何,才會讓一個人把日子過得如此步步為營?

    在此之前,她不敢去深想和他有關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周慶不是她可以要的人。

    那時,她以為一夜就夠,那會兒,她也只想著若要把身子給人,至少也挑個自己樂意的,想著之后,就走得遠遠的,過她的日子,活出她的一片天。

    她沒想過能再見他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才發現自己仍在他的棋局中,仍是他手中的一枚棋。

    該要走的,這男人多可怕。

    看著他衣襟中那抹鮮紅,她心口不由得抽緊。

    這,是故意給她瞧的嗎?

    要她心軟?抑或是,他真的只信她?

    是信她的嗎?

    溫柔抬眼,看見他垂眼看著她,一雙黑眸深深,眼底有著教她心顫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溫熱的大手,再次上了她淚濕的小臉,徐徐抹去她的淚。

    那動作,那般輕柔,讓她無法抗拒。

    罷了,就算他是故意,她也認了。

    真要留在這城里,她還能不上他這盤棋嗎?

    溫柔松開緊揪著他衣襟的小手,偎著他的大手,語音喑啞的問。

    “你說,我是你的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溫家已經垮了,你要我何用?”

    “溫家是垮了。”他環抱著她,道:“溫子意沒有。”

    她一怔,抬眼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想溫子意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握住了她的小手,攏著。

    “做你本來就在做的事。”他垂眼看著她,勾起唇角,道:“做王飛鶴本來應該要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她不懂。

    “一個地方,除了大惡之人,總也有大善之家。”

    她楞看著他,慢慢坐直了身子,醒悟了過來。

    在王天鳳綁架她之前,她一直以為王飛鶴是個大善人,但他不是,那人不是。

    “王飛鶴是周豹的大善人。”

    周慶看著她,告訴她。

    “溫子意,是我周慶的。”

    溫柔傻了,呆看著他,一時無語。

    他低下頭來,看著她的眼,撫著她的唇,低語:“周慶是不幫人收拾殘局的,但你會,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男人,她張了張嘴,卻無法吐出確切的詞句,這男人讓她無比困惑,他現在是要她替他收尾?王家父子是假善人,真惡人,顯然他們一直在幫周豹處理善后,但她可不是能眼也不眨幫著他收尸滅口的人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可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,路上隨便一個男人揮拳都可以將她打倒在地,她看到血都會頭暈想吐,這男人卻要她幫他收拾殘局?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一點武也不會吧?”她忍不住說。

    他挑眉,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如何埋尸的。”她再道。

    這話,讓他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說,讓你做以前你就在做的事。”他噙著笑,說:“你有幫人埋過尸嗎?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咕噥,“當然沒有。”

    話落,她忍不住又問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沒有答她,只是挪動了身子,躺了下來,一個眨眼,他已姿態輕松的將腦袋枕在她腿上,閉上了眼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時候到了,你自然會知道。”

    瞧著那仍輕握著她的手,瞬間便枕在自個兒腿上的男人,溫柔無言以對,他動作那般順暢自然,好似已枕在她腿上千百遍似的,她一時間還真不知該如何反應。

    下一剎,感覺到他喟嘆了口氣,她才意識到,他累了。

    這男人,仍傷著,他的胸口,還滲著血。

    想來怎么樣,躺著仍比坐著舒服吧?

    雖然仍有些羞窘,可心一軟,沒推開他,就讓他這么枕著了。

    像是察覺了她的心軟,他將她的手拉到了腰腹上,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無的笑。

    那笑,教她有些惱,又有點兒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滋味,教小臉微熱。

    于是,就讓他這么給枕著了,給握著了。

    風輕輕徐來,將香煙吹散。

    一切,如此安靜又平和。

    腿上的男人,合著眼,她能感覺到他的心跳,一下又一下,呼吸既徐且緩,可她知他仍沒放松下來。

    就連在這兒,在周遭都是他的人的地頭,他也無法心安。

    驀地,一個念頭,忽地跳入腦海。

    “周豹還活著嗎?”

    聞言,眼前的男人睜開了眼,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活著,他當然還活著。”

    他是笑著說這句話的,只是這一回,那笑沒入眼,他的眼是冷的。

    很黑,很冷。

    那冷眼,讓她不由得打了個冷顫。

    她應該要害怕,怕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可明知他刻意將她算計,她卻也無法將與他相處的過往全盤抹去,沒辦法相信這些日子,她真錯看了他。

    她看不清他這盤棋,感覺仍在云里霧里。

    這男人如此狠絕,那般工于心計,哪天他若真把她賣了,怕也是理所當然。

    該要怕他的。

    可當她看著他,卻只為他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不知怎,忽地想起,這男人從未在她面前,稱周豹是他爹。

    溫柔垂眼看著那枕在她腿上,握著她小手的男人,瞅著他看似輕松,實則不曾放松的姿態,不禁張嘴又問。

    “周豹,想要你死嗎?”

    他看著她,噙著嘲諷的冷笑,回:“你說呢?”

    這不答反問的回答,只讓她心揪得更緊,不由得握緊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再一次的,他勾起了嘴角,那雙黑瞳里的冷意褪去,漾出一抹教她喉緊心更縮的情緒,然后他抬起左手,輕觸她的臉,讓她心又一顫。

    “你若還想走,別拖過今夜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閉上了眼,將手垂放回身前,語音沙啞的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天大地大,哪都能去,你到哪都能重起爐灶的。”

    聞言,心頭一顫,她垂眼看著這男人,他閉著眼,可她知,他是說真的,若她真要走,他不會攔的,他會讓她走出這盤棋。

    風,不知何時停了。

    幾上的銅爐香煙裊裊,筆直往上延伸。

    可她很清楚,風雨欲來,這幽靜的片刻,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,而這男人無論何時都會身處暴風眼的中心。

    在他身邊,是討不了什么好的。

    該要走的,溫柔想著。

    可她懷疑他知道,他的右手仍攏握著她的手,始終不曾松開過。

    是刻意?還是不自覺呢?

    一顆心,揪得好緊。

    到頭來,她只是低垂著眼,輕輕把左手擱到了他疲憊的眼上,替他遮住了光。

    幾不可見的,他喟嘆了口氣,收緊了大手。

    眼微微的,熱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反手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那天,她就一直那樣坐著,讓他枕在她腿上歇息。

    【上部完,請看下部】

    注:相關書籍推薦:

    01、魔影魅靈之一《相思修羅 上》;

    02、魔影魅靈之一《相思修羅 下》;

    03、魔影魅靈之二《彼岸花 上》;

    04、魔影魅靈之二《彼岸花 下》;

    05、魔影魅靈之三《饕餮戀 上》;

    06、魔影魅靈之三《饕餮戀 下》;

    07、魔影魅靈之四《鬼夜叉 上》;

    08、魔影魅靈之四《鬼夜叉 下》;

    09、魔影魅靈之五《荼蘼香 上》;

    10、魔影魅靈之五《荼蘼香 下》;——

    11、魔影魅靈之六《銀光淚 上》;

    12、魔影魅靈之六《銀光淚 下》;

    13、魔影魅靈之七《白露歌 上》;

    14、魔影魅靈之七《白露歌 下》;

    15、魔影魅靈之八《小暖冬 上》;

    16、魔影魅靈之八《小暖冬 下》;

    17、魔影魅靈之九《戰狼 上》;

    18、魔影魅靈之九《戰狼 下》;

    19、魔影魅靈之十《魔女的騎士 上》;

    20、魔影魅靈之十《魔女的騎士 中》。

    21、魔影魅靈之十《魔女的騎士 下》;——

    22、魔影魅靈之十一《溫柔半兩 上》;

    23、魔影魅靈之十一《溫柔半兩 下》。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閱讀: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:http://m.zwxiaoshuo.com/cht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:http://m.zwxiaoshuo.com/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   本書目錄  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溫柔半兩(上)最新章節 | 溫柔半兩(上)全文閱讀 | 溫柔半兩(上)TXT下載
意甲积分榜2018一2019